当前位置:电源行业动态 → 正文

光伏行业该正视“皇帝的新装”了

责任编辑:editor006 作者:郭丰 |来源:优乐国际  2017-08-09 16:13:09 本文摘自:中国能源报
国家能源局2017年上半年的光伏装机量数据日前出炉,新增光伏发电装机2440万千瓦,不出意外的话又是创了新高,光伏人都很开心,虽然仍有种种挑战,对他们而言更多还是利好消息,媒体们也是以正面报道为主。但反观当前光伏发展实际,这是否属于“皇帝的新装”呢? 众所周知,光伏是一个靠补贴生存的行业,但在遭遇补贴拖欠情况下,为何装机量还能屡创新高?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光伏行业的补贴拖欠规模已达到750亿元,且很快就会达到千亿元级别。但即便如此,就算考虑补贴拖欠三年对现金流水的影响,光伏项目收益率也很少有低于10%的。何况此补贴还是响当当的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主权担保债务,必然不会“落跑”。籍此,大量资本涌入其中也就不足为怪了。 到底涉及到多少资本?根据国家能源局统计,目前我国光伏装机量已经达到1.02亿千瓦。笔者初步估算,其中涉及到的相关投资额规模或许高达逾1万亿元。这1万亿元彻底改变了此前中国光伏产业被诟病的“两头在外”状况。换言之,如果说中国光伏产业原来主要赚的是老外的补贴,那么现在赚的则主要是国内资本的盈利预期。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如国内一些光伏人士,常常公开呼吁要保证对光伏领域资金投入的原因所在。 那么,补贴从那里来?必然是可再生能源基金。理论上讲,工商业用户每用一度电就要支出1.9分的可再生能源附加费。大家都愿乐见可再生能源基金收支平衡,但遗憾的是,目前可再生能源基金收支之间的缺口正在迅速扩大,所谓的补贴拖欠实际上是没钱可发。所以,事实上可以将光伏行业看作为“建立在沙子上的大厦”。虽然管理层也提出了多种解决方案,如“提高可再生能源附加费的征收额度”,不得不说,从社会总财富角度讲,这种依靠征收附加费作为补贴进行发放的方式,事实上是一种消灭社会财富的过程,是通过剥削其他行业来帮助某一行业盈利的过程,这个道理并不深奥;又如“配额制”,在电价机制没有理顺之前,无论如何笔者都不相信传统能源行业有愿意接受配额制,为光伏买单的可能;如“绿证”,且不提社会购买绿证是否有积极性的问题,单就价格而言,风电价格就要远低于光伏的绿证价格。目前看来,唯一现实的措施就是降低“弃光”率,尽量提高那部分不含补贴的电费的收益。 光伏发电被评价为超预期的发展未必是褒奖,强调坚定发展信心未必是有信心。笔者注意到,国家能源局已公开提到未来要设置光伏装机的总量上限。同样,想必相关主管部门也已注意到与补贴直接相关的光伏上网电价问题。近日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指导意见》(国能发新能[2017]31号),一次性给出了2017-2020年的光伏电站新增建设规模。也明确提出多措并举扩大补贴资金来源,要求各省(区、市)监测评价包括光伏在内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电费结算、补贴资金到位以及企业经营状况,向社会及时发布信息,提醒企业投资经营风险,合理把握建设节奏。文中最后提出的各项政策保证措施,可以解读为可再降低光伏发电成本0.1元/千瓦时,或许也可以解读为光伏上网电价有0.1元/千瓦时的降低空间。 笔者认为国家能源局此前公开否定前期市场形成价格未必不是压力下对以往政府定价机制的坚持,为光伏的上网电价进行辩护未必不是对自身所设定电价合理性的坚守。而相关主管部门将对光伏发电投资的盈利预期调整到合理范围是其应有之义,也一定会从国家角度出发整体考量可再生能源的问题。 所以,光伏人可继续寄希望于能够尽快实现平价,以及国家在政治层面支持光伏产业发展,也可继续寄希望于社会重视光伏对绿色发展的贡献,但是寄希望于盈利预期的资本会选择坚守吗?笔者认为,当光伏行业的第一片秋叶落下之时,不妨提前备好冬衣。其实,这与信心无关,且事实上已有企业在秋风刚起的昨天就开始准备了。(作者系阿邦迪能源有限公司总工程师)
关键字:光伏产业 光伏发电 本文摘自:中国能源报
光伏行业该正视“皇帝的新装”了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广告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7 京ICP备09108050号-6
^

优乐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